<acronym id='rwx4a'><em id='rwx4a'></em><td id='rwx4a'><div id='rwx4a'></div></td></acronym><address id='rwx4a'><big id='rwx4a'><big id='rwx4a'></big><legend id='rwx4a'></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rwx4a'></fieldset>
        <i id='rwx4a'></i>
        <ins id='rwx4a'></ins>

        <code id='rwx4a'><strong id='rwx4a'></strong></code>

        <i id='rwx4a'><div id='rwx4a'><ins id='rwx4a'></ins></div></i>
      1. <span id='rwx4a'></span>

          1. <tr id='rwx4a'><strong id='rwx4a'></strong><small id='rwx4a'></small><button id='rwx4a'></button><li id='rwx4a'><noscript id='rwx4a'><big id='rwx4a'></big><dt id='rwx4a'></dt></noscript></li></tr><ol id='rwx4a'><table id='rwx4a'><blockquote id='rwx4a'><tbody id='rwx4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wx4a'></u><kbd id='rwx4a'><kbd id='rwx4a'></kbd></kbd>
          2. <dl id='rwx4a'></dl>

            疫情下的藝考,如何守住公平底線

            • 时间:
            • 浏览:28
              如果不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山東省淄博第一中學的李亞葦此時已經完成瞭專業課的全部考試,全身心投入到高考文化課的復習中去。而疫情當前,高校藝術類專業校考時間推遲,這讓選擇藝考之路的學生和傢長忐忑不安。
              目前,全國有近2000所高校設有藝術類專業,2020年報名人數預計為115萬。一頭是專業課的練習不能停歇,一頭是文化課的沖刺不敢放松,疫情之下,藝考生們該如何應對?
              近日,教育部就做好2020年藝術類專業招生考試工作作出部署,明確高校要科學研究論證後,盡可能減少校考專業范圍。
              “對於確須組織校考的專業,在確保公平、公正的前提下,鼓勵高校采取考生提交作品、網上視頻面試等非現場考核方式進行考核。對於專業性強且擬繼續組織校考的高校,鼓勵先通過提交作品、網上視頻面試等非現場考核方式對報名考生進行初選,在高考後再組織現場校考。”教育部要求。
              舉措出臺,給焦慮的考生和傢長暫時吃瞭一顆定心丸。
              “雲端”藝考已有探索經驗
              作為音樂類藝考生,李亞葦從5歲即開始學習鋼琴。這個寒假,雖然遲遲沒有得到下一步考試安排的通知,她對於練琴也不敢有絲毫懈怠。
              藝術類專業招考中,音樂表演類考試特別強調即時互動、臨場考察,又受音色本真還原、鋼琴伴奏輔助等條件限定,非現場考核難度大。
              但上海音樂學院院長廖昌永認為,這並不是沒有解決方案。提交音視頻資料或遠程初試是音樂院校招生中比較通行的做法,尤其是在國際學生的招生過程中更為常見。
              “像國際知名的伊斯曼音樂學院、曼哈頓音樂學院、哈佛音樂學院等就都有成熟的遠程考試做法。”廖昌永說。
              上海音樂學院在遠程考試選拔方面已經開始瞭探索與實踐。2017年,學校以遠程方式與丹麥皇傢音樂學院、美國克利夫蘭音樂學院、英國皇傢音樂學院、新世界交響樂團開展“五方全球樂隊選拔訓練”,取得瞭良好效果。
              上海戲劇學院表演(戲劇影視)專業今年的春考招生,由於疫情期間無法進行自主測試,就將其調整為以提交材料審核+網絡視頻測試的方式進行,得到考生和傢長的認可。
              目前,中央戲劇學院調整部分專業考試方式,初試統一改為遠程考核,考生通過學校本科招生管理系統或第三方APP上傳的視頻、圖片資料,依循本專業的招考規律及標準作為初試選拔的依據。
              “疫情當下,提交音視頻資料或遠程初試方式的最大優點在於能夠大大減少人員群聚,降低風險,同時又能夠最大限度地覆蓋更多考生、突破時空和地域局限。學校已計劃將這種方式運用到今後民族器樂等表演人才全球招生中去。”廖昌永談到。
              教育部高校學生司負責人日前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近年來已有部分高校在藝術類專業招生和高水平藝術團招生中,對提交作品、網上視頻面試等方式開展瞭積極探索和實踐,積累瞭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做法。這些高校對使用這類方式選拔的學生進行瞭持續性跟蹤調研,進一步印證瞭這種選拔方式的科學性和有效性。
              校考“瘦身”是改革之需
              華中師范大學測量與評價中心主任胡向東認為,舉措雖出臺於非常時期,但縱觀教育部近年在藝術類專業高招方面的一系列舉措,卻又在意料之中,可視為教育部減少藝術類專業校考、嚴格招生管理和規范校考系列措施中順勢而為的必要之舉。
              事實上,針對當前藝術類招生,縮小校考專業范圍、推廣非現場考試方式的“瘦身”行動一直在進行。
              目前,我國藝術類專業高招采取專業考試加文化課考試的模式錄取。專業考試又分為省統考和校考。教育部2018年發佈的通知指出:省級統考已涵蓋的專業,高校一般應直接使用統考成績作為考生的專業考試成績,確有必要補充考核的藝術類本科專業,高校應面向省級統考合格生源組織校考。
              這就意味這著,執行藝術類統考省份的考生,需要先通過省統考合格線並達到一定成績線,才具有報名校考的資格。這就通過有效篩選,大大縮減瞭校考規模。
              去年12月11日,教育部在嚴格規范做好2020年普通高校特殊類型招生工作的要求中明確:除經教育部批準的部分獨立設置的本科藝術院校(含參照執行的少數高校)外,其他高校不再組織美術學類、設計學類省級統考所涵蓋專業的校考。
              北京師范大學原招辦主任、北京師范大學珠海分校副校長虞立紅在調研中發現,2018年,123所原“211工程”高校、第四輪美術學/設計學一級學科評估C-以上高校(除獨立設置本科藝術院校)中,有73所高校按省統考成績錄取,約占高校的60%。
              在北京舞蹈學院日前公佈的方案中,學校取消戲劇影視美術設計專業、藝術管理專業和港澳臺僑考生的現場考試,並綜合使用省統考美術類成績、視頻報送、高考文化課成績等方式錄取。
              清華大學考慮將學生的美術類省統考成績等作為初選條件,學生通過初選後,再在高考後組織校考。
              截止目前,全國僅有河南省個別專業的測試尚未完成,其他省市的藝術類專業統考均已結束,基本可以為各高校提供考生的專業測試成績,也為這次調整做好瞭重要鋪墊。
              每年1月到4月的藝考“趕考季”,考生與傢長奔波於各省,逐個高校應考,不僅舟車勞頓,也打亂瞭高考生的學校學習和正常生活。各省統考建設的不斷推進,既保證瞭生源質量,又極大減輕瞭考生和傢長負擔,有力地維護瞭考生權益和高考公平。
              “縮小校考專業范圍並不隻是單純為瞭抗擊疫情而采取的被迫之舉,而是藝術類專業招生考試發展的大勢所趨。”胡向東強調。
              疫情之下,如何守住公平底線
              藝考一直是備受關註的民生熱點,確保各環節公平、公正,切實保障每一位考生的權益,是守護考試公平及社會公平的重要底線。
              教育部高校學生司負責人強調,無論高校采取什麼樣的校考方式,都必須嚴格規范管理,加強信息公開,暢通監督舉報渠道,讓藝術類專業招生考試在陽光下接受社會各方面的監督,確保公平公正。
              今年的藝考中,提交作品、網上視頻面試等非現場考核方式將首次被大范圍使用。在考試過程中,如何防范作弊,最令社會關註。
              教育部在措施中明確提到,要在報名、考試、提交作品等各個環節加強考生身份審核,考試錄制的作品不得進行編輯處理,嚴格規范對評委的選聘、培訓和監督,考試過程要全程錄音錄像等。此外,高校要加強藝術類錄取新生的材料復核和專業復測。
              此外,對於一些農村和貧困地區等不具備網絡和智能終端的考生,教育對高校提出“兜底”要求。比如,高校要根據考生申請,協調生源所在地省級招生考試機構提供免費錄制視頻服務。要確保廣大考生站在同一起跑線,也要在考試過程中體現更多的人文關懷。
              “可能一些人還存有僥幸心態,但要明白,先不說作弊第一步就會被擋住,一旦之前的作品、信息與考後現場測試信息不符,是很容易被發現的,你將失去當年甚至未來幾年的考試機會,還敢嗎?”國傢教育考試委員會專傢組成員陳志文說。
              胡向東認為,技術進步已能夠較好解決遠程考試作弊問題。“一是遠程監管及核驗條件已經成熟,可要求考生使用實名認證過的手機號碼註冊、參加遠程考試,便於鎖定身份進行核驗;二是目前金融領域、民生領域已經廣泛應用“人臉識別”“語音識別”等諸多遠程身份核驗,即便不使用實體身份證也可核驗考生提供的身份證號與本人是否一致;三是可綜合使用手機終端的GPS定位、攝像頭、麥克風等進行實時數據監控。”
              不過,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坦言,教育部的要求為各校和各地提供瞭疫期解決藝術類專業考試難題的方案與規則,方案的實施尚需各校、各地與考生積極參與,仍然是個復雜、艱巨的過程。
              據教育部的要求,對於擬采取提交作品、網上視頻面試等非現場考核方式高校,要盡快確定考核時間,便於考生提早規劃備考安排。記者瞭解到,各大院校正在根據教育部要求科學制定校考工作具體方案,3月底之前將陸續向考生和社會公佈。
              “完善和優化藝術類招考體系是一項系統性工程。一方面,舉辦校考的高校要始終將考試的公平性放在第一位;另一方面,充分尊重藝術專業與其他學科的差異性和不同專業招生的特點。”胡向東說。
              在他看來,非常時期的非常之策,不僅是應急之舉,更是改革之需。“推動包括藝術類專業在內的高校招生考試體系的科學化規范化建設,加快提升我國高校招生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水平。”